_hentai_

不要管我´_

这辈子都不存在的班服(:3_ヽ)_

【夏纺】嗯。

有车我会告诉你?
#ooc全是我的#

01

逆先夏目生日的那天并没有强颜欢笑,只是他的笑容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师父~你不开心吗?是宙没有把派对弄好吗?”宙的嘴角都是蛋糕上的奶油,此时正睁着天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逆先夏目的脸。
“没有哦o~宙送的礼物我一点也不喜欢呢e~但是宙的心意我收到了e~”夏目眯着眼,以温柔的语气说着,还不忘给宙擦去嘴角的奶油。
逆先夏目这里说的有一句是假话——第一句,自己开不开心他心知肚明,只是不想让宙失落。
第二句话的真假程度就有待考证了(笑)——毕竟宙是把【前辈】当作礼物送给了他呢。

*
说来,他不开心的缘故可能跟【前辈】也有点关系,虽说不怎么期待吧,但是这个被宙强行塞过来后不停道歉的人,真的很烦——没准备礼物而已。
不过是没准备礼物而已。
礼物嘛,切,反正他又没有期待。
逆先夏目想。

*
此时他坐着妈咪的车经过一段被昏黄路灯照抚的安静的街道,他望着外面透着橘黄的暧昧夜色,感觉胸口闷闷的。突然,他看到一些东西,差点张嘴叫出某人的名字——忍住了。
派对结束后那个人早早地离开了,他因为约了妈咪来接,就在学校里等着,顺便帮宙和杏打扫了一下社团教室。而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却还在回家的路上?
夏目的目光没有跟着车一起向远,而是专注地盯住了那个蓝色卷毛的男生,他最后在后车窗看到那个人把一个紫色香囊递给了身旁的少女。

*
派对上,夏目笑着说:“前辈i~没有带礼物也没有关系哦o,我送前辈一份礼物好了e~是前辈这两天的幸运色哦~”他把紫色香囊塞到了青叶纺手里。紫色,是【前辈】这两天的最不幸运色呢。
青叶纺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诶诶…这样真的可以吗?啊~真是谢谢你啊,小……夏目君。真的是我的幸运色吗?我好感动啊,都要哭了呜。”

*
“哗啦——”
桌面上的占卜书被夏目狠狠扫到了地上,随之散落的还有一张又一张的塔罗牌,它们如樱花雨般落到地板上,却不被欣赏——最后夏目还是一张一张将之捡回,叠好。
夏目摸了摸手中光滑的卡面,心里的汹涌浪潮渐渐平静下来。他也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狂躁之徒,只是那个【前辈】啊,真是叫人火大。

*
夜里十一点多,逆先夏目收到了青叶纺的信息:「睡了吗?」
他没有回应。
后来,那人又打来了电话。
他也不接,但一直放着这铃声怕是没完没了了,于是他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就放在了床头。
睡觉。

*
优秀的占卜师——逆先夏目这个名字在替母亲上了电视节目后就打响了。
可没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会遇到一个客人,跟他商量“心事”——要知道占卜师主要是负责占卜,并不是解谜解惑全包的——夏目跟那个客人聊了(听了)一个下午关于他在“性取向”上的烦恼。
夏目觉得有趣,这个世界真是丰富多彩,什么人都有。当然,这样说并没有贬义还是其他奇特的东西,他纯粹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样的人、事——这样的在梦之咲学院里有不少?他从不在意。
后来他接触的距离更近了——仅仅是一尺之隔的屏幕!
那个客人居然把奇奇怪怪的片子塞进了自己的邮箱!
夏目可气的是他居然面红耳赤地看完了!
当晚还做了一场令人心跳加速的梦!
梦里那种接触距离竟然为负数!
*

02
*
青叶纺想给夏目做一件小披肩当生日礼物,可他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去打扰斋宫宗,以至于沉溺在缝花边、学习做漂亮娃娃裙中,还不小心把做好一半的小披肩缝成一圈——成了个漂亮的小裙子。
他懊恼不已。
在准备拆线的时候,又刚巧被宙“抓”了,直接两袖清风地去参加了夏目的生日派对。
宙欢乐地说:“因为杏说要送别人喜欢的礼物,所以我想到师父最喜欢前辈了~就把前辈当礼物送个师父⭐”
夏目笑眯眯道:“哦o,是吗a,我很感谢呢虽然我一点也不喜欢哦o。”
纺:“别…不是……那个……哎……夏目君对不起!很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忘了准备你的生日礼物…对不起!”
夏目:“呵呵,没关系。”口癖*都消失了。

*
回想起来真是悔恨啊,而且……夏目君没有打他呢……夏目君会这样把不快憋在心里吗?应该不好受的吧……啊,好难过,既有自己的难过又替夏目君难过是怎么回事——夏目君知道会狠狠揍我肚子的吧!!
青叶纺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手上动作很快地将新做的裙子的线头剪完——!!!诶!?为什么彻彻底底地做了条裙子呢!?
他叹了口气,摸出手机查看信息:记录依旧停留在昨晚的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
夏目还是没回啊。
电话也是。
也是,他昨晚就这么匆匆忙忙地走了,连招呼都没好好打——想赶在十二点前把线拆了把小披肩弄好。可惜事与愿违。
凌晨一点多了。
青叶纺游戏落寞地抱着手机,在台灯前睡着了。

*
第二天,他紧张地把小裙子带到了学校。
——他当然不是给夏目的!虽然他很想看他穿但是这样会死的!他只是,想把裙子给斋宫鉴赏(赏字划掉)一下,而且布料很多都是从他哪儿借的呢。
结果到了手工部活动室一个人也没有,反而是逆先夏目突然出现在身后把他吓了一跳:
“哇啊!夏目君!怎、怎么会到这里来?”
“嗯n,我在想我有没有必要告诉你原因呢n?”他也不知道原因,作为占卜师的直觉吧,有什么好说的?“前辈i?你手上拿的是什么e?”
“哈,啊?这个是给夏目君的……”青叶纺急得说漏了嘴,紧紧搂了搂怀里的袋子。
“哦~是吗a?是补上昨天的生日礼物吗a?那我就不客气了e~”夏目伸出手来。
青叶纺犹豫了好久都没把袋子交给他,反倒是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夏目君…昨晚,为什么没有打我呢?”
空气一度地陷入沉寂。
逆先夏目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微笑道:“前辈i~我现在也可以打你啊如果你愿意的话请跟我来i……”

*
青叶纺怎么也没想到逆先夏目会把他带到游戏社团活动室,并且穿上了那条——裙子!

。。
青叶纺:啊啊啊(///A///*!!?!

。。

诶?
等等,夏目君?
……唔~不要!    啊~!     哈……♂

*

03
【03如果能发出来的话(´ . .̫ . `)评论见】

↓↓跳↓↓

04

啊啊啊啊——前辈肯定又是发扬了没必要的善心把他送给他的礼物转赠给了别人吧!他就是这样的人!无论讲几遍他都还会再犯!!

“哼g!”夏目翘好了双臂根本不想听某人狡辩。
宙在一边哈哈笑着替纺解围:“前辈的确做得不对哦!师父这么‘生气’是对的,虽说今天的师父心情颜色很明亮呢。师父~反正前辈很坦诚地告诉了师父那就和好吧和好吧~”
青叶纺两只手指搅在一起小心翼翼朝夏目搭话:“对不起夏目君…那个女孩子跟家人闹矛盾出走了我担心…因为夏目送给我的是施有魔法的幸运香囊啊,我就想……”
“啊啊a,我知道o,你就是个好人n。”夏目自顾自地往前走,不想跟某人挨得太近。
“对不起啊……”自知没有夏目许可是根本追不上他的青叶纺小声地叹了口气。
夏目在走廊的尽头回头,说了句
“我原谅你。”(隐藏句:以后再给我做小裙子就永远不原谅你)

风穿过巨大的窗户吹来,那头厚重的蓝色卷毛竟飘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镜反光,青叶纺的眼睛里染上了阳光的颜色——那不是夏目头发的红,是夏目眼睛的颜色:他突然就明白了宙所说的心灵的色彩——夏目现在在愉悦地笑着呢。

宙一蹦一跳地唱着“ha~hi~hu~he~ho~”就追上了夏目。
他侧着头倒退着走路,问夏目:“师父,昨晚到底做什么梦了?今天的颜色超级超级灿烂呀!~”
夏目刚想回他一个微笑,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加快了脚上速度。
昨晚做了什么梦?
别去回忆了吧。
太过……了。

“诶~~师父等等宙啊!师父~”
“宙u!注意自己的脚下就行g!”

——the end——

谢谢阅读(终于收了flag)

flag

如果这次考试能考好的话,就开个小破车(真的人生第一次)(不过可能实现无能呢)

【mika宗mika】爱你

“老师我爱你!”——因为这样那样不知道怎么样的原因吧Mika竟冲斋宫宗毫不优雅地大喊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破旧的玩偶不要在人前喧哗!还有,我说过叫你不要在我认真工作的时候来打扰我!”斋宫宗冷冷地说道,然后才放下手帕,抱着玛朵进了工作室。
Mika歪了歪头:嗯…老师的反应……他刚刚原来是在认真工作啊?嗯!我一定要向老师学习——能一边吃牛角面包一边认真工作!真是太厉害了!

Mika盯着工作室的门发了会呆,突然,门就开了一条缝——
玛朵姐还是穿着她简单漂亮的蓝裙子,温柔地微笑着。她从门缝探头,刚好对上Mika的视线。“啊呀,Mika酱还没走呢,太好了。”
Mika笑着回应:“嗯,能跟玛朵姐聊天真是太好了~”
玛朵:“你这样讲我很开心哦。不过,其实我是来道歉的……”
Mika有点疑惑。
玛朵笑道:“因为宗他太害羞呀,居然还撒了谎,所以我要替他道歉哦~”
“还有哦,宗其实也很爱Mika哦~我知道的~”

门外的黑发少年和门后的粉发帝王都红了脸。
只有门缝间的玛朵还在温柔地微笑着。

——END——
2018.7.2

感想: #ooc归我# #为啥连名字都不会敲# #由一句话引出无厘头下文#
真棒👍明明是这么短的段子都写得断断续续无从下手的感觉真棒。

找了一会标签发现不会日文这么悲催(。)

【纺夏纺】花吐症与强吻

# ooc归我#

逆先夏目患上了花吐症。

真可怕——连自己都觉得可怕,所以他不会让宙知道的。别人?更不可能知道的。
白色的花瓣边缘带着点像是被天空染过的蓝,它摸起来那么柔软,那么柔软……「真是脆弱的生命啊a,花朵o……」夏目捏紧了这不知名花朵的花瓣,直至把它捏皱了,放进口袋里。
可能是,眼不见为净?

「既有趣又可怕a,真是神奇的病症g,既然我早已知晓了这是什么病那就不容迟疑地解决它a……」夏目坚定稳健地在走廊上走着,他此时的目标很明确,非常明确——只要找到那个被他“尊称”为“前辈”的人就好了。
「我o,不喜欢受影响g。」

他平静地,如往常一样地与一个个熟人擦肩而过,最终到达那位“前辈”常待的地方,并且他确定现在那人就在这里。

“诶?夏目君……?”
蓝色中长卷发的男生刚把书整理到书架上,回头就被可爱的红白发后辈直逼到了墙角——
“夏、夏目君?……嗯唔……!!?”青叶纺的镜片后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夏目扯过他的领带,直接对着他的唇咬了下去,然后是吻。
丝毫没有涩情暧昧的感觉,因为,夏目太粗暴了。他亲过纺之后又是重重地咬了一口。
直到两人的脑袋分开,纺还是不明所以然:到底发生了什么?呜呜…夏目君怎么这样对我呜?
此时也只有夏目能这样做:侧仰着头,微(伪)笑地看着他,用温和的语气道:“前辈i?没事吧a?没事的话最近……一周内不要来找我o。”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治疗完成G⭐」夏目是带着笑容走出图书室的。
他时不时会伸手摸摸衣服口袋外面,那里边是蓝白色的花瓣。他此时此刻特别安心——一切都没问题了,他不会被任何事、任何人影响——安心之余又有种莫名的焦躁——
「该死的前辈听进去了吗a?一周内……不想见到他a……希望他千万不要来找我问为什么e…这愚蠢的问题i,我绝对不会回答他a!何况……我怎么知道为什么e?」

夏目始终保持着面上的微笑,令人看了毛骨悚然,只有宙偶然看到后跟身边的同学说道:“我看到师父了,他心情很奇妙呢!是非常丰富的色彩!虽然颜色很多,但是混起来一点都不浑浊,是像彩虹一样的美丽⭐!”

——END——
2018.6.16

emmm……突然就想到,突然就码字发出来,感觉非常的…可爱ớ ₃ờ最喜欢sw三人的相处模式了(真的很奇妙呢2333)
其实一开始想到的构思真的很简单,就三句话:【夏目患上花吐症】【夏目强吻了纺】【好了什么事都没了继续过打打闹闹的日子吧⭐】
(夏目真的是特别别扭?难以摸索的人物啊,但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更让人喜欢、着迷,ooc的话我也认了,就觉得这样写——非常可爱不是吗!!!?)

PS: 对了,花吐症好像是要对方也喜欢自己才能算治疗成功!那我……少刻画了些什么?无所谓啦~反正大家都知道纺哥哥是喜欢夏目的就👌啦~(你看夏目最后还笑得那么迷人?)

真正的纸片人。。
当书签吧(´▽`ʃƪ)

纺夏纺什么的 不是很和谐吗( )

摸鱼。就是。摸摸。不是很会人体就。。


「天使!你就是天使!我心中永远的天使!」

其实单独挑出来看——这就是会长在对你说话啊!满满的乙女糖!

(杂食什么都吃,Leo英Leo什么的也很萌啊